您的位置:首页> 教育 >叶翠微:以平和心办真教育

叶翠微:以平和心办真教育

2019-11-15 08:45:47
[摘要] 叶翠微,全国教育系统先进工作者,浙江省功勋教师。转换“赛道”之后,以一颗平和心办真教育是叶翠微最想实现的教育梦想。

叶翠薇是全国教育系统的先进工作者和浙江省的优秀教师。中国教育学会学术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教育发展战略学会高中专业委员会主席。西南大学、浙江师范大学、教育部中学校长培训中心兼职教授,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杭州师范大学教育学院硕士导师。现任梁海集团董事会董事、海亮教育集团党委书记兼首席校长、海亮教育管理集团董事长、杭州胡翔公立学校校长、浙江省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政府教育顾问、杭州湾智库专家。

金秋时节,钱塘江畔。梁海教育集团党委书记兼首席校长叶崔伟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叶崔伟从杭州第二中学去梁海教育时,他的教育计划和目标是什么?他理想的教育是什么样的?他将如何把他的教育愿景变成现实?

叶翠微说:“我在梁海提出了这样一个思想:教育应该从分工走向培养,应该培养什么样的人呢?如何教育人们?那就是‘每个人都有天赋,每个人都有天赋,让每一个生命发光’。”改变“轨迹”后,叶翠薇的教育梦想是用平和的心态进行真正的教育。

教育应该看“人”

记者:当你2017年来到海亮教育集团时,你说你“找到了重新开始的激情”。那时你的目标和计划是什么?

叶翠薇:我从杭州来到海亮教育集团,我永远不会放弃过去,但我会像米兰·昆德拉一样,为了现在和未来。“从现在开始,我将开始仔细选择我的生活。我不会轻易让自己迷失在各种诱惑中...我没有时间去关心过去,我会向前看。”我想探索如何突破教育的瓶颈,突破功利的重围。探索如何帮助解决教育中的基本问题,避免教育中的常识性错误;探索如何处理真正的教育,展示我们这一代人在处理教育时的真正气质。

教育的基本常识是实现人。教育需要看到“人”。然而,我们经常以教育的名义看到一些被称为“看得见点,看不见人”的行为。这是一个常识性的错误。教育应从教育的价值逻辑出发——爱护儿童,从教育的专业逻辑出发——传授知识、育人,从国家教育逻辑出发——为国家培养人才。作为一名教育工作者,“珍惜儿童”意味着不能在教育的幌子下剥夺儿童的自然权利,如休息权。“教书育人”就是知道如何唤醒孩子,让他们成为一个完整的人,一个快乐的人,一个走向未来的人。如果我们只把教育或学校视为生产线,我们就缺乏对孩子最基本的尊重。“为国家培养人才”要求我们为中华民族的崛起培养一代又一代肩负重任、建设教育强国的各类优秀人才。因此,在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背景下,我们应该回到原点,从人出发,尊重教育常识,遵循教育规律,把孩子当成人,和孩子一起成长,和孩子一起拥抱未来。

记者:你在过去一年左右做了些什么?

叶翠薇:我来梁海要敲的“第一鼓”是重申“什么是教育”的问题。我提出了“每个人都有天赋,每个人都有天赋,让每一个人生都精彩”的教育理念,即从教育的起点、教育的过程和教育的结果来看,培养人的问题是可以解决的,然后可以找到三种人,即“人的完整性和完整性”、“人的幸福和幸福”、“人的未来和未来”。我们必须牢牢把握教育的时代轴线。这三种人不是分开的、独立的目标,而是一个有机的、连续的整体。教育的当代意义恰恰在于“人”如何从“自然人”走向“完整人”,从“完整人”走向“幸福人”,从“幸福人”走向“未来人”。

记者:作为海亮教育集团的首席校长,胡翔公立学校的第一任校长,杭州萧山区人民政府的教育顾问,你的生活节奏一定要比以前快。你能介绍一下你的日常生活吗?

叶翠薇:如果以“年”为单位,去年我发表了80多次大大小小的演讲。作为教育战线上的老兵,我在重点中学积累了20多年的教育实践。这属于社会。我愿意毫无保留地分享我的想法和见解。我将亲自准备每个演讲,不重复内容。我将通过教育实践中的一系列辩论和学术理论的提炼与梳理,尽力启发听众。如果我以“天”为单位,我基本上每天6: 30起床,首先我会浏览当天的重要信息,思考当天要处理的重要问题。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和平地进行教育。校长应该敢于“解开”校长和“解开”老师,这样他们就可以在学校和课堂上平静地呆着。作为校长,我应该是学校发展的“领导者”、“服务者”、“参与者”和“分享者”。我经常说校长应该是学校的“酒保”,所以每当我有时间带领大家在工作中做正常的体检,并通过同伴的帮助进行校本改进时,我就会跑到学校。教育不可能是一阵风。教育的改革和发展应该与教师的发展齐头并进,进入教师最近的发展领域。作为一名学习者和思想家,我通常喜欢读书和看报。我认为我的研究仍然是“前卫的”。我希望能对隐藏在社会现象中的一些重要教育问题和教育因素形成自己的看法,并在不断的学习、改进和提升中形成自己的教育思想和行动计划。一旦这些事情很忙,他们通常会在深夜到达。

回到原点,重新开始。

记者:据悉,胡翔公立学校是一所非营利性私立学校,希望通过制度和机制创新,建设一所现代标志性学校。你如何看待私立教育发展面临的机遇和挑战?

叶翠薇:当然,当我来到梁海的时候,我的第一个意图是做真正的教育。私立教育的核心竞争力在于为父母和儿童提供高质量、差异化和替代性教育。发展民办教育,首先必须回归“法”的治理逻辑,从“法”中形成自己的治理思维。例如,民办教育的自主招生有法律规定,我们的政策应该是实践这一规定。民办教育目前面临许多问题,最重要的是回到法律的轨道上来。随着中国变得越来越开放和自信,人们对教育选择的期望也会增加。换句话说,充分选择教育的基础会越来越大,这是我们应该看到的基本事实。因此,私立教育在满足差异化选择和提供各种选择的高质量教育公共产品和服务方面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同时,从国民待遇平等的角度来看,我不认为私立教育可以通过“有色眼镜”来看待。民办教育有其自身的存在逻辑,在中国教育的总体框架中是自成一体的。私立教育和公立教育应该共存共进,各有其美,各有其美。民办教育在学校管理方面也提供了很多经验,值得全社会的尊重。此外,从我自己的感受来看,来到梁海后,我对民办教育工作者最深的感受是,一些民办学校的校长基本上没有休息时间。我钦佩他们的工作强度大、工作时间长、工作投入深。

记者:你对未来的胡翔公立学校有什么样的教育愿景?

叶翠薇:我提出了“中国儿童,儿童学校,走向未来”的办学追求。目的是回到教育的起源,从人开始。我的朋友经常说胡翔公立学校是我一生中教授的最后一件作品。事实上,我认为胡翔公立学校是我最喜欢的作品,它值得我全心全意的投入。我希望和这里的孩子们一起学习、玩耍和成长,画一幅江南教育的“富春山居图”。在这里,我希望实现这样的教育理想——

首先,“最大限度地进行体育运动”确保孩子们每天至少有一个半小时的运动时间,以便孩子们能愉快地享受运动。第二,“家庭作业没有带回家。”孩子们放学回家享受爱好,享受家庭世界和隐私。第三,“让孩子们在伴随他们成长的数据资产中成长。”为每个孩子建立一个不断增长的数据库,这样孩子们就可以学习如何存储和实现数字资产。第四,“高水平艺术教育”一个高度匹配的艺术教师团队让孩子们在他们热爱的艺术世界中变得“美丽”。第五,“以课程为基础的劳动教育”让孩子们学会“做自己的事,每个人的事”,养成终身工作的习惯。第六,“创造性天才”鼓励孩子们变得异想天开,让他们独立。在这里,我们将尽最大努力创建近1000门选修课,并利用极其丰富的课程资源来满足孩子们更加个性化的发展需求。在这里,我们将推出一个“无栅栏”的开放教育范式,整合“快乐生命树、快乐生活场、快乐生态圈”。在这里,我们还将利用大数据和高科技作为平台发起“三位一体”运动,即学生拥有个性化的“爱书男孩”,教师拥有全息“教育平台”,学校拥有高度数字化的“智能大脑”。因此,学校、学生和学习将被重新定义,但一切将保持不变,追求“更快乐的学习、更健康的成长、更理想的学习和更高的抱负”是我们不变的出发点。

记者:你如何看待出国留学的“年轻化”现象?在国际理解教育方面,你提到要培养“中国心、民族灵魂、世界眼光和未来大脑”的现代公民。你应该如何训练他们?

叶翠薇:留学的“年轻”本质上是一个高质量教育资源的供给和自主选择的问题。因为当前的教育存在着各种各样的问题,如公共教育、私立教育,包括区域教育等。,在教育资源的分配和选择方面没有足够丰富多样的空间,因此有能力的家庭无法将子女送到国外。我们需要看到出国留学的“年轻”带来的另一个问题:这些孩子没有在中国接受系统的义务教育,提前飞走了。他们接受了“非中国”教育,成年后很容易与我们的本土文化保持距离。我认为,义务教育阶段的教育应该为儿童的个性、家庭和民族认同奠定坚实的基础,以便儿童能够在其血液中形成民族认同、家庭和民族感情的文化遗产。因此,在“世界之眼和未来之脑”之前应该有“中国之心和民族之魂”。基于此,我们今后开展的国际理解教育应该首先基于正确的民族认知,即中国优秀文化的dna应该是第一位的。国际理解教育应在确保本地课程高水平学习的基础上进行。其次,我们将尽力为学生创造自主学习的氛围,为学生提供丰富的课程平台。在全面覆盖国家课程的前提下,通过高层次的教育资源配置和小班化教学,构建既个性又有效的国际理解教育。最后,我们将与真正感受世界的海外教育机构和组织开展互补的教育交流和互动活动。

读孩子,读父母,读教育

记者:你曾经说过,私立教育需要一个“真正的绅士办学”的时代。你能详细说明什么是“真正的绅士办学”吗?中国民办教育正处于改革和发展的崭新阶段。梁海教育也进入了转型升级的“深水区”。你能给我们介绍一下集团转型的方向和措施吗?

叶翠薇:“真正的君子治校”涉及三个层面:企业层面的效率和效益,投资层面的投资和回报,教育层面的质量和人才。梁海集团董事长冯梁海先生曾经说过:“经营一个百年老店很难,但经营一所百年精英学校还是有可能的。”作为一名成功的企业家,他认为教育是他职业生涯的终点。从他身上,我感受到了一种超然的教育观和对教育的态度。他对重返教育和培育教育的热爱和感情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认为这是一种“真正的绅士办学”的风格。海亮教育不仅拥有全国最大的k12教育园区、融海教育园区和自闭症儿童教育中心,还正在建设全国最大的私立教育儿童研究所和教育研究所。我们希望以开放的态度、优秀的理念和一流的管理来理解孩子、家长和教育,消除教育过程中的共同焦虑,建设一个中国式的世界级教育集团。

记者:你如何看待家庭教育在儿童成长中的作用?

叶翠薇:我认为孩子和父母在教育过程中形成的共同焦虑可以说是“互相跷跷板”。所有的焦虑,最终的支付者仍然是孩子。我们常说,孩子成长过程中的“父母缺席”会持续很长时间,但愿意的父母至少可以多加关注,通过微信和电话陪伴孩子。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父母应该降低他们的“注意力”,注意情感输入。如果一个孩子的成长以10年为一个周期,许多过度焦虑的问题将会得到缓解。父母需要把握时间的维度,从基本和基本两个方面进行平衡,塑造孩子的性格,培养孩子的习惯,增强孩子的责任感。因为我们想看到的是一个有生活方式的活生生的孩子。如果没有真正的生活质量,高分有什么意义?无论是父母还是教育者,我们都应该以幸福和成长为基础对待我们的孩子。成功没有统一的标准。平和地对待每个孩子,给他们的生活带来健康的阳光。培养“生于、长于、爱于”的家庭教育生态。这是我希望看到的教育“清澈明亮的图画”。

记者:你认为其他人称你为“传奇校长”的人怎么样?

叶翠薇:比起“传奇校长”,我更重视孩子口中的“叶大”这个称呼。据说“叶大”是一个有长辈精神的成年人,有些人开玩笑说,“当他们看到校长时,他们的头都很大。”我办公室的门总是开着的。如果我有时间,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走进校园,用我自己的眼睛看校园。我希望我和我的孩子在一个充满故事、温度和记忆的校园里。在我曾经去过的杭州第二中学,有一个“第二中学的顶部”,这实际上是一个以学生为中心看待学生行为的模型。“第二中学的顶部”是一个开放的区域。关于它的设立和开放与否,学生们为此进行了一次特别的民意调查,70%的学生反对关闭。我们认为,我们应该听取学生的意见,同时制定相应的规则,让学生有一个可以发呆和沉思的地方,让学生有一个可以畅所欲言的地方。走出第二中学的学生会记得他们在第二中学的顶层留下来,写下并表达了他们的感受。我认为我们可以从学校管理的细节中看到学校的人性,人性滋养理性。这是一所学校深刻而崇高的逻辑。我们应该给我们的孩子一些空间,学习一些“无用的学习”和“无用的使用”,在快乐和自主的天空中释放他们的自由精神,培养他们的学术兴趣,让他们的孩子在校园里犯错误,展示他们的舞台,给他们一个值得一生铭记的时间。

因为思考是无限的,步行者没有边界。多年从事教育的叶翠薇经历了多重身份转变。他从未改变过自己在生活中学习、思考、提升和创新的真正本质。教育应该看到“人”,理解常识,回归本源,重塑教育价值。这不仅是他的教育感受,也是他的教育实践。叶翠薇认为,一方面,学校和教育应该保护人性之光,坚持文明的力量,回归生命成长的原点。另一方面,我们应该把握时代脉搏,积极拥抱未来,时刻为未来做好准备。这是教育的本质和未来学校改革的逻辑。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北京十一选五 北京快3 山西快乐十分

时事